Aintbeau

當我沉浸在自己的世界里,便成了這個世界的局外人。

水滴筹的志愿者说,
没什么的,
我处理过很多患者,
我知道你在想什么,
没有欠人家什么,
你发出来,
人家捐款你情我愿,
你就祝对方好人一生平安;
不捐款也不要说人家冷酷无情。
捐款都是绵薄之力,
点点积聚,
你不用担心欠人太多。

可天知道我是极度自卑至好面子之人,
我在意自己的一言一行,
我在意自己的出生,
我不愿向他人透露太对家庭状况,
我不愿让人知道我的住处。

如今还是因为没钱,
把自己的脸皮撕破。

发布那条朋友圈,
后台看到同学的捐助,
我心里五味陈杂,
眼泪直流。
不想被知道的东西被知道,
原来我的同学还记得我,
我一个并没有善心之人,
我一个从前见过链接不曾点开捐款的人
如今收到那么多人的筹款,
觉得自己不值得。

这件事让原本和谐的氛围变得硝烟四起。
人家明明和和气气偶尔约个饭的,
如今搞到人家大吵一架,
这个家族真复杂,
我只想各自安好,
互相不打扰,
偶尔约个饭,
开心一聚足矣。
原来很难。

大逆不道说句,
是你们那辈的家庭教育不好,
是你们的父母教育不好,
是时代的错吧,
总之,
教育很重要,
做人的教育更甚。

我太笨,
不会说话不会待人处事。
我实事实说,
成了挑拨离间的小人,
我实事照做,
成了那种锱铢必较,
有好处就往上蹭,
要不的一点损失的人。

是,我知道我是,
事实如此
你帮忙买了三百块的用品,
我没有说把钱还你,
你妈妈搭车用了五块我让她还我。
说来马后炮,
但是我是真想把钱给你,
不过我话到嘴边停住,
我大概是呆滞了。

该说的时候没说,
过后就不想提起了。
想微信还给你,
才知道被删好友了,
于是我也就算了,
我并不想加回去了。
你妈妈的车钱,
我是没想要她的,
她请我吃饭,给过我钱,
但是她问我多少钱时,
我又如实回答,
没有客气道,
不用了,才几块钱而已。

我太直了,
不够圆滑,
我太笨了,
人家怎么说我怎么回应。

一直觉得自己不会说话不会做事,
所以也一直不想直面现实,
老活在虚拟世界,
总爱问别人怎么做,
也总爱依赖别人。

只有谈起无关痛痒的大众娱乐才会有主见,
不怕得罪了人,
因为喜欢一首歌,
喜欢一部剧,
喜欢一本书,
是一件很私人的事,
并不会影响到他人的生活,
我可以放肆去表达喜欢或者不喜欢。

我只想过好自己的生活,
不想打扰到别人,
也不想被打扰。

真的很希望他能明白这个道理,
如果他真一早明天这个道理,
也许他会注意自己的生活,
也许不至于搞到大家鸡犬不宁的样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