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ntbeau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 愿你有朝卸下皮囊的伪装,与那人灵魂相认。

生活烂得像一坨屎,作为一条独立犬,也会把它啃。

为什么中秋不回家


今天刷微博,居然刷出这样的话题。


有些人说是怕被催结婚,有些人说是离家太远了,有些人说是军训……


哈哈哈哈,大二狗的我上一年也是在军训中多过,教官还说「矫情,不就不能回家吗,刚当兵那年我还自己看着月亮发霉呢。」


其实那时候不是想过中秋,而是想放假而已。

微博中,有一条印象深刻的,但也只是记得一点点文字,反正有这样的意思。


「不想回家,因为亲人只是记忆中的亲人了。」


这真的又让我思绪暗涌。


因为我所过的任何传统节日就是如此,回家过节不快乐就算了,反而是每每的心身疲惫,道不出的心塞。


节日快乐的感觉似乎只活在记忆中,有的人虽然不是离世,但是随着自己的成长和认知,早就变得面目全非了。


多少年没有过一个快乐的节。


打电话回家,跟我妈说我会星期三回家,然后听见我爸在用厌烦地情绪在吼着,然后我说,他是不是又喝多了,怎么办,我突然不想回家了。


每逢节日,我爸就回喝很多酒,发酒疯,当然,不是节日他也是如此,十分讨厌,但是碰上节日就更让人心烦。


他不是因为过节高兴而喝高的。


这也成了我讨厌过节日的原因。


记得有一年的中秋节,到姑姑家烧烤。


在去之前,他已经是不清醒的状态,但他从来不肯承认,他也从来不认为自己有错,而且小气记仇,对于不顺他心的事,永远耿耿于怀。


比如,最近因为工作上的事,辞职不做就不做,我妈也没要求他什么,反正在他没干这活之前,我妈就这样一个人工作撑起三个人的生活。


他的朋友也说他,你不死都没用了,靠老婆养。


他喝多会说我好累啊,我好累啊……


真的是,你累个毛线啊,你累不就是你喝太多,心态不好?没工作那时候,每天早上在早餐店那里喝酒,坐着,和人家谈笑风生的,回到家,却对我妈做不到基本的尊重。又不是退休老人带孙子,从早上七八点坐到十点多十一点回家,然后每天就做两顿饭给我吃,竟然就说我在家烦着他?


在我上学前的几天,他就上班了,可是做了一个早上,下午去去,然后就回家,略带气愤地跟我说他不干了。


之后那几天,每天中午吃饭喝酒,一顿饭吃着吃着就睡觉,三四点才醒来收拾。晚上喝到发酒疯,胡言乱语,说要把那些人人杀了,杀不了也要吓死她们,你们这些死八婆,欺负我……


他是这样好几天,我上了一星期的课回家,他还是这样。我骂他是不是有病,一个大男人的,你就跟那些你说是八婆的女人计较那么久……


如何?没用,他还是那样。


事情是怎样我不太清楚,大概这样吧:工作的时间变换,跟一开始进去工作的时间不一致;第二,老板是好人,但是负责人不好,一次,他的摩托车坏了,上班时间耽搁了,负责人闹到老板那里去,虽然那时候他压抑着,没有做出过激行为,但是他却记住了,回家喝多了就痛骂。他刚工作不久就看不惯那个负责人,那些女人,觉得她们做人就不好,喜欢说三道四的。


虽然作为子女的,我这样做不好,简直是家丑外扬,抹黑自己的父亲,但事实如此,我对他这种行为真的有太强烈的感受了。


如果现在问我,这个父亲难道就没有一点好的吗?我想我会回答,至少他给我一个完整的三人家庭,但却体会不到安稳温暖的感觉。


啊,扯远了,说回中秋烧烤那天。


即使白天他喝得已经不太清醒,但是他就是嗜酒成瘾,不出事不罢休。


他那天晚上也一直喝,我们一旁烧烤吃东西,他不吃,就一直喝,和别人吹水。


后来要回家,他就踩一级阶梯,就整个人摔倒了,我那时候离他不远,但我却不是那个最早扶起他的人。我妈着急地扶起他,我表姐也去扶起。我却注视这一切,等他站了起来我才上前扶稳他,那一刻我也不知道自己为什么可以那样冷血迟钝。我真的费劲扶着他,他是壮又肥那种,真的不知道每次他出事,我妈是怎样的,他一直拒绝我,嘴里念着我没事,不用扶着我。


草。


在他摔倒的时候,那个和他吹水的人,我姑姑的朋友,笑了,笑得很开心那种,真的不知道是意识清醒的嘲笑还是喝醉了的嘲笑,不过,有差吗?


虽然我不满他的种种行为,但是我还是不爽别人对他的嘲笑,也许,这种不容许出自我心底的虚荣吧,我不知道,也许是像那歌词唱的。


「背后却是爱 才无奈 我就算恨你 情还在」


anyway,至此之后,姑姑再也没有叫过我们三个人到她家烧烤了,而我也是从我表姐发的状态中得知他们一家组织烧烤的。


呵,我不是有多期待烧烤,而是觉得,这么多年,发生好些不愉快的事,终于又能组织所谓的家人一起烧烤过节,怎么说还是有些开心的。


呵,如今呢?何在?


真的不知道该是谴责我爸这样的行为改变了还是其实是人心变了,是不是其实我也是随我爸是一类人,总想活在自己顺心的世界里,不顺心就向这个世界发脾气?


不,还是不同的,至少我不顺心,是把自己负能量满满的情绪写下来。而他,是喝酒,伤害自己伤害身边的人,特别是我的母亲。


这样事,从我们三个人一起生活至今,发生的真的不少,每每让人伤心。


我记得我初中还是高中的,忘了怎样吵闹起来,等一切平静下来,他睡觉去,我蹲在楼梯那里,自残地撞着自己的头,一边哭着,心里怨着恨着我怎么有这样的父亲,之后我妈也是抽泣着拉我起来,让我赶紧睡觉去。


我家从来没有矫情的动作和话语,比如拥抱和赤裸裸关心的话。关心的话,只会在气氛厌烦的情绪中听到。


不止中秋节,比如清明重阳,春节都会有不愉快的事情发生,大概也因为这个,一到这样的节日,看见他就莫名的心烦,总有不好的预感。


有次春节吧,我舅舅一家人去旅游,不放心家里没人,就让我妈去睡一晚,我也跟着去。去那天晚上又去我叔叔家吃饭,没错我爸也是使劲喝,去我舅舅家前,我妈也不放心,嘱咐我堂哥送我爸回家。结果呢,像他那种认厉害的人,自然就拒绝我堂哥,第二天回家,一开门,我和我妈就看见狼藉的景象,那张摆年桌子翻了,桌脚折了,散落一地的年货,什么红瓜子之类好意头的东西。他夜里自己一个人回家,开门没站稳吧,手撑在桌子上,而这桌子已经用好多年的,然后也跟着翻了,他自己就在地上躺了一夜,早上还是有人来叫他出去吃早餐,他才醒的。


我妈又是惊讶又是气的颤抖,嘴里念着今年不好过了,竟然做出这样的事。我也没话说,无奈地听着我妈的话去收拾。我妈说就知道出事,我们去舅舅家的途中跟一辆逆向的自行车碰上了,也没什么,毕竟自行车碰自行车,然后对方用普通话在骂,我妈也急,用我们的话在骂,然后我两种话转换着说,行了行了,没什么事,赶时间赶时间。然后就这样过了,我也确实胆小的,真的不想惹什么事端,毕竟天也黑,还是赶紧去舅舅家吧。去到舅舅家的门口,我们还看见了一只黑猫,进房子后,我们都洗漱好,我妈就让我打电话回家,看他到家没有,结果手机和家里的都没人接,我妈就更是担心却又无奈。


之后,回家就见到那般景象。我爸他还一副不知情不关他是的样子。


我离开叔叔家的时候,我也想要不我就不去了,我想我爸也回不到家,后来我妈说她嘱咐了堂哥,然后我也跟着我妈去舅舅家了。


但实际上,不知怎的,我并不十分信任的的堂哥。


说那些亲人只是活在记忆中,其实只是我那时候小,不懂想,把好人当坏人,把坏人当好人了,不过如今我常常叵测人心也不见得好在那里。


那时候我就想,我堂哥不会送我爸回家的,果然,我爸说不用就真的不用了?你叔他喝了那么多?我知道我这样理所当然的想法也真不该。


虽然后来有一段时间我们家和堂哥还有他老婆走得挺近的,但也就那段时间,说着那段时间不也互惠共利吗?


之后,之后没下文了,我也不期待了,虽然我现在在用的手机也他们给的,也好,省了我买手机的钱,也不差。



堂哥一家有钱,什么都好,以前中秋节烧烤也是他一家弄的,后来以为二堂哥的一些事,他们家也发生了变化,不过烂船总有三斤钉,就算他们一家人都各奔东西,他们的生活总比我一家好。


但是我爸总关心他那个大哥,我真的觉得好笑,而他这个大哥,在那么多兄弟里最看不起是他啊。


我真的觉得他,真的是,他妈的死死抓住那亲情血缘关系,讲什么兄弟情谊,自己热脸贴冷屁股地对兄弟好,最后得来的是他们的看不起他帮外人,然后他那些兄弟没有他想象中地的对他好,关照他,他就诅咒他们。


不过他妹妹对他确实是挺好的,开学前几天他发酒疯的一个原因是他认为他弟弟帮外人不帮他,来家里骂他,我也只能在我妈那里知道一点点,每个人都带有主观意识的,我也有,我能说些什么?评论什么?


说得好笑,他的妹妹和弟弟是不和的,但他们都认为我是大学生了,有只是水平了,能「制服」我爸,一个让我叫我爸不要喝太多,要适量;一个我让我教教我爸,别到处乱说话,祸从口出。


他妈的,我骂也骂过,平心静气地说过,可他妈就是不听啊,我有什么办法,然后我做不到又说我这个大学生没卵用?


吓?我爸怎么想怎么做我就真的能改变吗?我能做的恐怕是读完这几年,让自己强大起来,为他做善后工作。


我大伯也兼带看不起我。我还没读书,就说我读不成,将来也是个废物,说自己的女儿多厉害。


呵,至少现在我本科在读,虽然也不太值钱,可你女儿拿的事大专学历。


我没有说看不起大专生,也知道有些大专生挣得比本科生还多,过的比本科生溜。我这只是在针对我大伯说得话做个表态而已。


也因为这样,我妈就跟我说,怎样都好,千万不要让他看不起。


我妈是那种心态:穷人就是要靠读书改变命运的,读好书才有好出路。对于学习上的事,我妈是不懂,也不能教我什么学习的事,只能像那种自己学识不高却深知学习好处的人,总是苦口婆心地让我好好读书,因为她将来能捉住的救命稻草只有我了。


记得高三的时候,好几次的成绩不理想,自己也失落,回家跟我妈说,如果我看不上a类院校要多b类怎么办,学费好贵的。我妈说,贵就贵,难道不读啊,借人钱也要让你读下去。


真的,有时候听这些话真的压力挺大的,又愧疚。


庆幸现在我读的是a类院校。






评论
热度(4)

© Aintbeau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