Aintbeau

手機裏的文字

「8」很想知道,“老師”這個群體,作為成人,用自己所學,自己的知識,孜孜不倦地教誨學生,以此來回報社會。他們選擇這份工作,是為了生活填肚子還是興趣所在享受這份在別人眼裏神聖、穩定的工作?聽過一句話:有多少人能把興趣變成工作。這麼說就是在認為把興趣變成工作是件好事?就會全身心投入?的卻,常說興趣是最好的老師。但是,當興趣不再是興趣而是用來糊口的工具,你還會有那種心情嗎?驀然回首時才發現,當初的熱情早就被歲月磨成粉末飄散在青春年華裏了。

我的一個老師說她喜歡她所教授的科目,也很高興選擇了這份職業,教我們這門學科。我便不禁在想,她這番話是出自真心還是這只是她面對新生的一種慣性?我明白,老師不是份輕鬆的工作,世上也沒有任何工作是輕鬆自在的,而且我這樣去質疑別人也不好。但事實上,你試想一下,本來懷著滿腔熱情,可時間一長,卻發現這份職業原來是這樣:相同的內容一天要將好幾遍,甚至要講好幾年;回到辦公室是滿桌等你批改的作業.....這樣好幾年下來,你還能確定你的那團火在嗎?

「7」又開始麻木了,又再次審視自己為什麼要坐在教室裏,聽著不懂的課。問自己如今踏上高考之路,是否努力就會有光明的道路?這是未來,沒法知道,更何況自己如今也沒努力,一副聽天由命的醜陋嘴臉。難道就不可以靠其他的方法嗎?卻又給了自己一個否定的答案。即使如今有了夢有了目標,卻總是力不從心,是自己不夠努力還是沒這個能力?厭惡這般有規律的生活,卻要告訴自己不要抱怨,抱怨只會越發的難受。走在這路上的,又豈止我一個?每個這樣走過來的人,都會多多少少有過同樣的麻木,有過夢與想。其實有不少人的生活也是麻木的,就我自己作為學生而言,一方面在接受這應試教育,另一方面又聽著社會的輿論,自己不夠承受便迷失在這兩者之間,不斷向自己發問,卻得不到答案。只好安於現狀,像行屍走肉般,啃著那些所謂的知識,不能真正填補精神的缺失反而在侵蝕我的靈魂。

「6」你永遠不知道,在強烈地拒絕一件東西後,有那麼一天你會對這件東西懷有更強烈的需要。

「5」人只能乘坐一輛單向巴士,旅途中有所停留和等待,有人上車有人下車,我們只是乘客,只能去享受旅途,欣賞沿途風景。我們不是司機,沒有權利去強行把一個人留在車上或不讓他人上車。有些人有些事惦記着只是苦了自己,他們就像潑出去的水,摔破的杯子,與其糾結著,不如重新倒一杯,買一個。雖然難忘,很想去打聽,但這也是時間的問題。別讓想念、懷念成了習慣,要不然真的戒不掉。--記 給ta發消息得到簡單回複後的自諷

「4」只要有學生高考,高考倒計時就沒有停下的理由。

「3」與其說是現實的阻撓不如說是自己對夢想不夠執著。當時可以說多熱愛,但是面對現實時,面對這個物質的世界,夢想就顯得那麼卑微。一次的一次,不知是自己不夠堅定還是現實在作祟,有多少當初拍胸膛說要做的事,最終都不了了之。--記 說要參加攝影社因沒有器材而放棄和當初分文理科時說要讀藝術生卻因費用而放棄

「2」人生就像一列火車,在你登上車前,你只允許購買一張單程車票

「1」我只是個看故事的人,如果有一天我成了故事的主角,我會不知所措,請原諒我是一個多麼想置身事外的人,但可惜的是,生活本來就一個故事,我只能去祈求我的故事別太曲折。

评论(1)
热度(1)
< >
有朝卸下皮囊的伪装。
< >
© Aintbeau | Powered by LOFTER